More

    小氣財神-CH06

    《小氣財神》
    第六章、當下的苦海孤雛

    突然間,毫無預警之下,史顧己和精靈站在一片荒涼的曠野,到處都是巨大的岩石,這裡彷彿是巨人的墳場。
    四野都是結冰的積水,荒涼得只有苔蘚、荊豆和雜草這些植物。夕陽的餘暉留下一抹短暫的紅光,映紅這片荒野,接著夜簾像眼皮般閤上,逐漸吞沒紅光,最後只剩下深邃的黑暗。
    「這裡是甚麼地方?」史顧己問。
    「礦工聚居之地,這些人都在地底深處工作。他們都認識我。看!」精靈說。
    一間小屋的窗口透出火光,史顧己和精靈朝小屋快步前進。
    經過泥巴和石頭砌成的牆壁,他們發現有一群人開開心心圍著火堆作樂。老爺爺和老奶奶,他們的子女以及孫子,甚至還有曾孫,全部都悉心打扮。老爺爺高唱聖誕歌曲,所有人三不五時都會齊聲和唱。
    精靈沒有在此處久留,只是吩咐史顧己抓緊長袍,接著帶他掠過荒野,來到驚濤駭浪的海面上方。
    距離海岸數里外的礁岩,孤落著一座燈塔。礁底布滿海草,海鳥迎著起伏的波濤上下飛翔。
    即使是在這種地方,兩個看守燈塔的人依然點亮火堆,透過燈塔的氣窗照亮怒海。
    他們握手乾杯,互祝聖誕快樂,高唱聖誕歌曲。
    精靈繼續在漆黑起伏的海面飛行,轉眼間在一艘大船上降落。史顧己站在舵手的身旁,船頭有人放哨,船員在執勤,每個崗位都有黑溜溜的人影。但所有人都在哼著聖誕歌,懷著對聖誕節的憧憬,跟同伴低聲訴說聖誕節的回憶,期待與家人團聚。
    船上每一個人,不論是醒著還是睡著,不管心腸是好是壞,在每年這個日子都會對別人說好話,普天同慶關懷彼此,一想起遠方的故鄉,心中就會充滿暖意。
    神秘的黑暗像死亡的幽谷一樣吞噬了周圍。
    嗚咽似的風聲消失了,耳邊忽然出現一陣笑聲。
    史顧己驚訝萬分,當他發現自己置身在明亮乾燥的房間,同時也發現他的外甥弗瑞德就在眼前。
    精靈正笑嘻嘻地站在旁邊,和顏悅色地看著弗瑞德。
    「哈哈!哈哈哈!」弗瑞德大笑不止。
    世界上沒有甚麼比幽默與喜感更具感染力,正如疾病和悲傷會傳染,快樂也可以傳給別人。笑得前仰後合,笑得五官扭曲,弗瑞德的妻子也跟著他一同大笑,他們的朋友也笑成了一團,哄堂是如雷般的笑聲。
    「哈哈!哈哈哈哈!我舅舅真滑稽,他說聖誕節是騙鬼的!他真的這麼相信!」弗瑞德說。
    「弗瑞德,他這麼說很惹人討厭!」他的妻子有點生氣地說。她是個非常美麗的女人,稱得上絕世佳人,笑起來有酒渦,雙眼迷人得令人融化。
    「他是個滑稽的老人家。」弗瑞德說:「這是真的,不過不是好的那種滑稽。話說回來,他冒犯人的同時也在自作自受,所以我不會說他甚麼壞話。」
    「弗瑞德,你舅舅很有錢吧?至少你是這樣告訴我的。」
    「親愛的,那又怎樣?他有再多錢也是枉然。他不拿錢做善事,也不讓自己過得舒服一點。他應該從來沒有想過——哈哈哈——把錢花在我們身上。」
    「我受不了他。」弗瑞德的妻子抱怨。她在場的好姊妹都一致附和。
    「喔,我還好。」弗瑞德接聲道:「我同情他。我也沒辦法生他的氣。他那些怪脾氣害到誰了?就只有他自己。他不喜歡我們,不願意來跟我們用餐。有甚麼大不了嗎?他根本就不在乎。」
    「不對,我覺得他錯過了一頓美妙的大餐。」他的妻子說。在場所有人紛紛點頭,這時候大家正圍著壁爐享用甜品。
    「好吧!我很高興聽到大家的讚美。這年頭喲,年輕主婦的廚藝,都令我很沒有信心……泰伯,你覺得呢?」弗瑞德說。
    泰伯顯然迷上了弗瑞德的小姨,即是他太太的親妹妹。他偷瞄著她回答:「我是單身漢,沒資格對這種事發表意見。」
    那位胖嘟嘟的小姨好像聽懂他的暗示,頓時臉紅耳赤。
    「說下去,弗瑞德。」弗瑞德的妻子摩拳擦掌。「你每次話都只說一半!有膽就說下去!」
    弗瑞德一笑置之,其他人拚命忍笑,但最後還是忍不住放聲大笑。
    「我只是想說……」弗瑞德真的說下去,但說的是舅舅的事:「舅舅討厭我們,不跟我們歡度佳節,對他來說沒甚麼大不了。不管他在不在乎,我每年都會去邀請他,因為我同情他。他或許到死都會抱怨聖誕節,但只要我每年都好聲好氣去邀請他,問候他『史顧己舅舅,你好嗎』……或者他遲早會改變想法。我覺得,昨天我有令他動搖了。」
    這番話只惹得其他人發笑,沒人相信他能打動史顧己。但弗瑞德本性善良,也不介意別人笑他過分天真。
    喝完茶之後,大家先是演奏音樂,接著開始玩遊戲。玩完「蒙著眼捉迷藏」之後,泰伯和胖嘟嘟的小姨也混熟了,彼此眉目傳情(精靈先生鄙視他借盲往她身上亂摸,佔她的便宜)。看來蒙著眼的邱比特,已經向這一男一女射出了弓箭。
    總之大家都玩得十分盡興,就連史顧己也受到感染,耽溺在歡樂的氣氛之中。
    精靈向史顧己說:「差不多要走了。」
    史顧己竟然央求:「拜託讓我多留一會!留到賓客離開為止。」
    精靈搖了搖頭。
    「他們要玩新遊戲了。再留半個小時,精靈先生,半個小時就好了!」史顧己終於說服了精靈。
    接下來要玩的遊戲叫做「對或錯」。
    規則是由弗瑞德想像一樣東西,其他人要猜出那樣東西。對於其他人的提問,弗瑞德只會回答「對」或「錯」。
    眾人紛紛提問,根據弗瑞德的答案,謎底的提示是「動物」、「脾氣不好」、「很野蠻」、「有時候會鬼吼鬼叫」、「在倫敦見得到」、「會在街上行走」、「不住在動物園」、「肉販沒賣的」、「不是馬」、「不是驢」、「不是牛」、「不是老虎」、「不是狗」、「不是豬」、「不是貓」、「不是熊」……
    終於有人說:「我知道了!我知道答案了,弗瑞德!我知道是甚麼!」
    「是甚麼?」弗瑞德問。
    「就是你的史、顧、己、舅、舅!」
    「答對了!」
    大家都很佩服贏家。但有人向弗瑞德投訴,說那個「不是熊」的答案有誤導的嫌疑,因為他舅舅明明是個「狗熊」。
    「他帶給我們很多歡樂,不向他敬酒的話,實在就說不過去。敬史顧己舅舅!祝他身體健康!」弗瑞德舉起酒杯。
    「敬史顧己舅舅!」所有人喊道。
    「祝他聖誕快樂,新年快樂,不管他在哪裡!不管他會不會接受我的祝福,還是希望他收到。史顧己舅舅!」弗瑞德這番話說得相當誠懇。
    史顧己開心得難以言喻,雖然成為眾人的笑柄,但至少有人會把自己掛在心上。他很想回敬這群不知道他在場的人,表達內心的謝意。
    時間到了,就在弗瑞德的話聲甫落之際,整個幻景突然消失,史顧己和精靈再度展開旅程。

    他們去了很遠的地方,造訪很多家庭,每次都看見歡樂的光景。
    那是個漫長的夜晚,漫長得令史顧己懷疑時間。因為這短短一晚的時間,彷彿是一整個聖誕假期的濃縮版。
    儘管史顧己的外表沒有任何變化,精靈卻變老了,很明顯的老化。史顧己察覺他的變化,但始終沒問出口,直到離開一場小朋友的主顯節派對,他看到精靈的頭髮完全蒼白。
    「精靈的一生如此短暫嗎?」史顧己終於開口。
    「我在世的生命轉瞬即逝。今晚就會結束。」精靈回答。
    「今晚!」史顧己驚呼。
    「今晚午夜之時。時間快到了。」
    十一點三刻的鐘聲響起。
    「如有冒犯請見諒……」史顧己盯著精靈的長袍。「我發現你的袍底下有點怪怪的。那……那是腳掌,還是動物的爪子?」
    「應該叫『腳爪』……因為已經瘦到見骨了。請你看一看吧!」精靈的語氣異常哀傷。
    精靈撩開長袍,竟然爬出兩個小孩,模樣楚楚可憐,既醜陋又惹人同情。
    「呵,請你看清楚!看清楚了嗎?」精靈向著史顧己吶喊。
    一男一女。不僅面黃肌瘦,而且衣衫襤褸,這對小孩像小狼一樣伏在地上,露出出陰沈的愁容。他們的臉上本應綻放青春的活力,但受盡歲月之手的摧殘,扭曲成兩張皺縮的面容。小孩本應有天使的笑靨,如今卻只剩惡魔的猙獰,眼神對這個世界充滿了敵意。即使是造物主,也不會讓凡人墮落成如此恐怖的怪物。
    兩個小孩跪在精靈的腳邊,緊緊抓住長袍不放。
    史顧己嚇得臉色發白。
    就算他想對孩子說些好話,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。
    「精靈!他們是你的孩子嗎?」史顧己只能問出這句話。
    「是人類的。」精靈低頭看著孩子。「他們黏著我,懇求我幫助他們脫離人類的苦難。這男孩叫『無知』。這女孩叫『貧困』。當心他們,特別是這男孩,因為他眉宇之間寫著『滅亡』兩個字——你可以視若無睹嗎?」
    精靈一邊說,一邊伸手指向城市。「你們覺得忠言逆耳,就由得你們『無知』吧!就因為你們推三推四藉口一堆,『貧困』的情況才會一直惡化!你們等著承擔惡果,遭受『滅亡』的天譴吧!」
    史顧己盯著兩個小孩,皺著眉說:
    「沒有庇護所,或者社會資源可以幫到他們嗎?」
    沒想到精靈用史顧己說過的話來反問他:
    「世上沒有監獄嗎?沒有濟貧院嗎?」
    是的,有兩個人曾來找史顧己捐款,史顧己就是這樣冷嘲熱諷回應。就是因為太多人坐視不理,現在的社會才會那麼不平等,依然有那麼多苦海孤雛。
    十二點的鐘聲響起。
    史顧己左顧右盼,沒有再看到「現在的聖誕精靈」。
    最後一下鐘聲止歇之時,他想起故友馬利的話,知道「未來的聖誕精靈」很快就會出現。
    只是沒想到這麼快,當史顧己抬起頭來,就看見一個充滿威嚴的精靈,身穿黑色的長袍和兜帽,宛如迷霧般朝他而來。

    Other episod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