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

    科學怪人CH09

    《科學怪人》
    第九章、血婚

    整段旅程,父親想盡辦法讓我恢復生氣。
    他以為我是因為謀殺指控而心力交瘁,努力勸我:「你不必過度在乎顏面啊!法庭已證明你是無罪的。」
    「啊!父親!」我說:「你實在太不了解我。賈絲丁跟我一樣無辜,遭受同樣的指控。她死了,原因在我,是我害死她的。威廉、賈絲丁、亨利……他們的死都跟我有關係。」
    我父親聽我說過很多次這種話,終於忍不住問:「你到底是甚麼意思?維特?你瘋了嗎?親愛的兒子,我懇求你不要再說這種怪話。」
    「我沒瘋。」我大叫:「我是罪魁禍首,是我害死他們的!他們間接死在我的手裡。我願用我的鮮血去換回他們的性命,但我辦不到啊!父親,因為我妥協屈從的話,就要犧牲全人類!」
    這個結論讓我父親認定我失心瘋了,於是立刻轉移話題。
    我們路過巴黎,由於父親有事要辦,便打算在巴黎停留數週。
    期間,我接到伊莉莎白的來信。

    給維特法蘭肯斯坦
    親愛的,很高興收到舅舅從巴黎寄來的信,這表示你我的距離不再遙遠,或許兩週內就能見面。
    可憐的表哥,你受苦了。一年前你離開,我很擔心你的低落情緒會延續到現在,隨著時間與日俱增。我不希望在你心情沉重時打擾你,但有件事情我必須先問清楚。
    你也知道,維特,打從孩提時代,你父母就安排好我們的婚事。我們從小就是玩伴,成長期間也逐漸成為親密的朋友。兄妹之情未必會激起愛情的火花,我們之間會不會也是這樣呢?
    告訴我,親愛的維特。為了彼此的幸福著想,請給我一個簡單的答案:你是不是愛上了別人?
    去年秋天,我看著你那麼不快樂,總是離群獨處,我不禁懷疑你是不是不喜歡我,只不過出於父母的期待而要娶我?我愛你,維特,但如果這段婚姻不是出於自願,我會痛苦一輩子的。
    不要急著給我回信。
    倘若此事令你困擾,你可以等到回家再說。如果見面時能在你嘴角看見一絲笑容,我就心滿意足了。
    伊莉莎白‧拉文薩
    日內瓦
    5月18日,17XX年

    這封信喚回塵封的記憶,惡魔的威脅——
    「你的婚禮,我會出席!」
    那就是我的處決日,婚禮當晚,惡魔將會竭盡所能摧毀我。
    但我會奮戰到底。如果他贏了,我亦可以安息,脫離他的魔爪。如果他死了,那我就重獲自由。啊!甚麼自由?一無所有的自由也算自由嗎?不,至少我還有伊莉莎白。
    我回信給伊莉莎白,這是一封深情款款的信:

    親愛的女孩,恐怕我們享受不了多少幸福時光,但妳是我唯一的幸福來源。
    請打消那些毫無來由的恐懼,我這輩子只有妳一個女人,我將為妳盡心盡力。
    我有個秘密,伊莉莎白,可怕的秘密。
    我們結婚隔天,我會把秘密告訴妳。
    夫妻之間不會存在任何秘密,但在那之前,我懇求妳,不要再提起此事。

    一週後,我們抵達日內瓦。
    伊莉莎白熱情迎接我們,不過一看到我憔悴的身影,她眼眶就通紅了。
    我發現她也瘦了,之前令我著迷的開朗氣息蕩然無存。但她的溫柔和憐憫的神情更適合現在的我。
    我們結婚了!
    婚禮當天,儀式過後,我們在老家舉行宴會。
    由下午到晚上,我跟伊莉莎白會在埃維揚度過春宵,留宿到第二天再回家。當日天氣晴朗,微風吹拂,我們決定搭船過去。
    那是我這輩子最後一段快樂時光。
    上岸時,已是晚上八點。
    我們沿著河岸走一段路,享受醉人的月光,然後入住旅店,在客房欣賞河流、森林和高山的夜景。
    白天我都很冷靜,但隨著夜色降臨,我心中開始湧現恐懼。我緊張兮兮,東張西望,手握插在腰際的手槍,時時如驚弓之鳥。
    伊莉莎白問我:「你在緊張甚麼,親愛的維特?你有甚麼害怕的事嗎?」
    我回答:「喔,放心,我的愛人。只要過了今晚,一切都會沒事。但今晚必須謹慎。」
    我深怕怪物出現會嚇壞我妻子,便叫她先回房休息。我繼續在旅店走廊上走動,四下找尋怪物的蹤跡。
    「嗚哇!」
    突然間,我聽見驚恐的尖叫聲,來自伊莉莎白的房間。
    一聽到她的叫聲,我立刻明白了怪物的詭計。
    他一早就在房間埋伏!
    天啊!我為甚麼沒有當場死去?為甚麼還在這裡想像自己的女人遇害的畫面?當我趕到時,為時已晚。
    「伊莉莎白!」
    只見她躺在床上,了無生氣,腦袋低垂,頭髮遮蔽慘白的五官。
    我當場昏倒。

    醒來時,我被人團團圍住。
    我推開他們,跑向伊莉莎白的房間。
    我的最愛,我的妻子。如今她好端端地躺在床上,臉上蓋著一條手帕,看來就像睡著了一樣。我衝向她,激動地抱住她,但冰冷僵硬的肢體告訴我,此刻所抱的身軀已經沒有伊莉莎白的靈魂。
    惡魔的手印留在她脖子上,空氣不再從她的嘴唇呼出。
    我抬起頭來,看見窗外有條恐怖的身影。
    是他!
    怪物的臉上揚起笑容。我衝向窗口,拔槍開火。他避開攻擊,勢如雷電般竄入湖面。
    槍聲引來人群,我指向他消失的位置,率先追了出去。
    結果一無所獲。
    數小時後,我們回到旅店,所有人都認定是我眼花了。他們繼續搜索,而我心力交瘁,躺在床上,對周遭的事物渾然不覺。我的眼珠四下打轉,彷彿在找尋甚麼失去的東西。
    人心最痛苦的事就是突如其來的改變。
    我由最幸福的新郎,變為了最痛苦的鰥夫。

    我回到日內瓦。
    父親和厄尼斯還活著,沒有遇害。
    但父親老態畢露,目光空洞,失去了往日的魅力與神采。因為伊莉莎白走了,他視如己出的姪女走了。
    我詛咒那個怪物!
    他為我白髮蒼蒼的父親增添不幸。
    父親無法承受生命中接踵而至的苦難,就此中風,數日後死在我的懷裡。

    之後我怎麼了?
    我也不清楚。我迷迷糊糊,只記得鎖鏈和黑暗。
    有時我夢到花園、溪谷和童年好友,醒來後卻發現自己身處地牢。
    幾個月後,我終於獲釋。原來大家說我發瘋了,那幾個月裡,我都住在隔離的囚室裡。
    恢復理智的同時,我也恢復了復仇的決心,否則自由對我來說根本毫無意義。
    我報復的手段不再是被動地等待,我開始設想該當如何追捕仇人。
    在我獲釋後的一個月,我去找城裡的刑事法官。我把一切都告訴他,要求他派出人手搜捕怪物。
    法官一開始難以置信,不過很快就被我的故事吸引。當他聽完,整個人目瞪口呆,對我說:「我會竭盡所能。只要能力所及,我一定會將他繩之以法。但是根據你的描述,我擔心他已逃得老遠,你可能要做好失望的心理準備。」
    言下之意,就是不想派人去搜捕怪物。
    「我不接受!我的復仇是驅使我活著的唯一動力。就算賠上性命,我也要殺了他!」
    對日內瓦的法官而言,我的決心直與瘋狂無異。他像護士安撫小孩般安撫我,但我知道到了最後,他只將我的故事當成瘋子的幻想。
    「人哪!」我喊道:「自以為有了學識,就會自以為是!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麼無知!」
    我奪門而出,獨自展開追殺怪物的旅程。

    怪物處處留下線索,引領我的腳步。
    我在地中海看見怪物躲上前往黑海的船,於是登上同一艘船。
    但他還是逃走了,我不知道是怎麼辦到的。
    我跟隨他的足跡抵達俄國,向農民打聽有沒有駭人的傳聞。
    雪花落在我的頭上,我看見怪物的腳印陷入白色的平原。
    我持續北行,氣溫越來越冷,積雪越來越深。
    人煙稀少,河流結冰。
    我來到了陸地的盡頭,瞭望無際的大海,一片冰封之海。
    我駕駛狗雪橇,在冰天雪地迅速移動。我不知道怪物是否也有同樣的交通工具,但我發現我越來越逼近他,一日之內就可以追上他。
    在雪地上,我的狗一隻一隻死去,我也陷入絕望的深淵。
    接著,我發現了你的船停在海上。
    謝謝你救了我,瓦頓船長。
    噢!我的天主究竟何時才要讓我休息?
    還是說我必須一死,而他會活下去?
    如果我死了,答應我,瓦頓船長,不要讓他逃走。
    答應我你會找出他,取他性命,幫我報仇。當我死後,如果他出現了,也千萬不要讓他活下去。他口才很好,連我都被他騙過。他的靈魂跟外表一樣醜陋,充滿邪念和惡意,總之不要聽他的鬼話。
    請呼喚威廉、賈絲丁、亨利、伊莉莎白、我父親、還有悲慘的維特之名,一劍刺穿他的心臟!
    我的靈魂會待在近處,引導你的劍。

    Other episod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