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

    科學怪人CH10

    《科學怪人》
    第十章、船長最後的信

    12月12日

    我的朋友死了。
    瑪格麗特,我無法形容心中那股深沉的哀痛。我淚流滿面,一朵失望的烏雲遮蔽我的內心。此時,我已在返航途中,或許能在英格蘭找到慰藉。
    我的思緒遭人打斷。
    那是甚麼聲音?此刻是午夜,船外風聲呼嘯,但衛哨並未示警。又來了,聽起來像是人聲,不過嗓音沙啞,發自法蘭肯斯坦安息的船艙。我必須趕去查看。晚安,姊姊。

    老天!
    剛剛我進入停棺的船艙,看見難以形容的怪物,他正站在我命途乖舛的朋友身旁。他身材巨大,比例怪異,凌亂的長髮遮蔽相貌,露出類似木乃伊的手。
    當我走近,他停止自言自語,轉身奔向窗口。我從未見過如此恐怖的容顏,忍不住閉上雙眼,同時想起維特的遺言。
    我張口叫怪物留步。
    他停下,神色訝異地看著我,然後轉向維特的屍體,彷彿忘記我的存在,一舉一動都遭受狂亂的情緒控制。
    「他也死了!」他吼道:「本來我以為他死了,一切就結束了,我悲慘人生的傷疤就會癒合……嗚,法蘭肯斯坦,我錯了,我現在求你原諒還有意義嗎?我,摧毀你的摯愛,以為這樣可以摧毀你……嗚,他屍骨已寒,不能回答了。」
    怪物聲音哽咽。
    我本想依照亡友遺命,對付他的敵人,到了這一刻,卻冒出好奇心和憐憫之情。我走向高大的怪物,鼓起勇氣說道:「你如今懺悔,已經毫無意義。如果你在衝動報復之前,肯聽你的良心說話,法蘭肯斯坦就不會死。」
    「你以為我不會痛苦,不會自責?」
    怪物一邊問,一邊指向屍體。
    「他所受的苦難根本抵免不了他的罪行。自私的想法驅使我展開報復,如今我的內心卻充滿悔恨。你以為聽見克勒瓦的呻吟,我會聽出耳油嗎?我的心本該容納慈愛與同情,卻受到惡意和仇恨荼毒,令我變成了一個真正的怪物。」
    怪物繼續向我哭訴:
    「殺死克勒瓦先生之後,我滿心悲痛地回到瑞士。但當我發現法蘭肯斯坦,創造我又折磨我的傢伙,竟然妄想得到幸福,我既嫉妒和憤怒,又再渴望復仇。我知道這麼做是在折磨自己,讓我淪為衝動的奴隸,但我無可奈何……殺死伊莉莎白的當下……我並不是嚮往邪惡,而是錯把邪惡當成我所追逐的幸福。走到那個地步,我已別無選擇,只能改變天性,化身為徹頭徹尾的惡魔。如今一切都結束了。他就是最後一個要死的人!」
    我一開始深受感動,接著想起法蘭肯斯坦先生說過,他的口才很會騙人。我看向朋友的屍首,心中再度燃起怒火。
    「怪物!」我大罵道:「你曾放火燒屋,然後坐在廢墟裡啜泣?假慈悲的惡魔!如果你哀悼的對象現在還活著,他仍然是你復仇的目標。你根本就沒有人性,沒有心肝,你哀悼純粹是因為你的仇人已脫離你的魔掌!」
    「喔,不是這樣的。」怪物插嘴:「不過,在你眼中,肯定就是如此。我並不是要你同情我的處境。不會有人同情我。我憑甚麼要人同情?我決定獨自受苦,在自我厭惡與悔恨之中等待死亡降臨。」
    他繼續滔滔不絕地說:
    「曾經我渴望與人接觸,渴望遇上能看出我內心善良的人。但如今惡意讓我墮落到畜生不如。回想我所作所為,我不敢相信從前我心中充滿善良、美麗、崇高的想法。
    「你自稱是法蘭肯斯坦的朋友,但他告訴你的只是片面之詞,絕不會提到我所承受的苦難。全人類都對我不公,而我竟是唯一的罪人?你為甚麼不討厭把朋友趕出家門的菲力?你為甚麼不詛咒對救他小孩的恩人開槍的傢伙?不,他們都是善良純潔的人類!只有我,一生悲苦,遭人遺棄,就只是個怪物,註定要被唾棄、毆打、踐踏!
    「但我確實是怪物。我謀殺可愛又無助的人。我掐死無辜的人……我為我的創造者帶來悲慘的命運。
    「不必擔心我日後還會殺人。我已經殺得夠了。你和其他人類的性命都與我無關,我這輩子只需再取一條性命——我自己的。我將離開你的船,乘坐我的冰筏前往極北之處,搭建火葬堆,把這不幸的肉身焚燒殆盡,不留下任何遺骸,以免世間出現另一個像我這樣的怪物。
    「我會死。我將擺脫此刻吞噬我的痛苦。
    「幾年前,我睜開雙眼看到的第一個畫面,就是美麗的世界。感受夏季宜人的暖意,聽見樹葉婆娑、好鳥亂鳴……能體驗那一刻,我理應感動至死。而如今,死亡是我唯一的慰藉。」
    怪物傷心嚴肅地喊道:
    「永別了!你就是我這輩子見到的最後一個人類。永別了,法蘭肯斯坦!如果你還活著,渴望找我復仇,那我還有活下去的理由。但你已死。儘管你慘遭不幸,我的痛苦還是遠大於你。快了,我會死,這一切苦難都將消失。我會得意洋洋地爬上火葬堆,在折磨的火焰中欣喜若狂,灰燼將隨風飄向大海,使我的靈魂將得以安息。永別了!」
    他跳出艙窗,落在窗外的冰筏上面。
    沒多久,他就被滾滾波濤捲走,消失在黑暗的遠方。

    The End.(全書完)

    Other episod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