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

    金銀島-CH04

    金銀島
    第四章、藏寶圖

    幸好已經來到小橋附近,於是我扶著母親躲在橋下。

    在橋下這邊,我們還能聽見旅店那邊的聲響。

    我的好奇心蓋過恐懼,忍不住又爬回岸上,躲在樹叢後偷看。我看見有七、八個人跑向旅店,當中包括那個瞎子。

    五個人闖入旅店,其餘兩人陪瞎子留在外面。沒多久,店內傳出一聲驚叫:「比爾死了!」

    瞎子道:「快搜身!搜箱子!」

    遠遠傳來他們在我家裡翻箱倒櫃的吵雜聲,接著有人打開船長房間的窗戶,探出頭來大叫:「皮歐,有人搶先一步!箱子被翻過了!」

    「東西在不在?」瞎子皮歐大吼。

    「錢還在。」

    「我是說弗林特的手稿!」

    「沒看到!」

    瞎子皮歐怒吼道:「是旅店的人——那個小鬼偷走的!我要挖出他的眼睛!我剛來時,門還是閂上的,他應該沒走多遠。大家分頭把他找出來!」

    只見他們在屋裡搜了半天,踢門砸家具,最後跑出來說找不到人。

    便在此時,遠處傳來兩下哨音。

    「是德克的警報!」一個海盜說:「兩下哨音!有危險的意思!我們該走了。」

    瞎子皮歐喊道:「德克是個笨蛋兼懦夫,不用理他!那個小鬼不可能走遠。大家分頭去找!真氣人,如果我看得見就好了!」

    剛剛的哨音令我心中燃起了希望。

    有兩個人過去木柴堆那邊搜索,其他人卻站在路上遲疑不決。

    「笨蛋,大筆財富就要到手了,你們有甚麼好猶豫的?只要找到寶藏,我們就跟國王一樣有錢!你們沒種反抗比爾,只有我這個瞎子有種!就因為你們不夠果斷,才害我錯失良機,!」

    「夠了,皮歐,我們也找到了西班牙金幣。」其中一人嘟噥。

    「皮歐,他們把東西藏起來了。見好就收,別站在這裡亂吼。」另一人說。

    那夥海盜開始內訌對罵。

    與此同時,山丘另一側傳來馬蹄聲,樹籬方向也接著傳出槍聲,冒出幢幢火光。

    眼見危機逼近眼前,海盜立刻拔腿就跑,奔向四面八方,不到半分鐘就逃得無影無蹤,只丟下皮歐一個。

    皮歐驚慌失措,暈頭轉向,踉踉蹡蹡過來我這邊,與我只隔著數步的距離。他對著空處大喊:「強尼、黑狗、德克,不要丟下老皮歐!我的好夥伴,別丟下老皮歐!」

    前方突然衝出四、五匹馬。

    皮歐發現自己鑄成大錯,掉頭時發出慘叫,失足倒地。我看著他匆匆站起來,錯亂中竟然直接衝向一匹馬,不慎絆倒又被其他馬匹一陣亂踩,當場便慘死在馬腳之下。

    「哈囉!」我出來向我的救星揮手。

    原來村民去找利弗西醫生求援的路上,恰好遇上幾名稅務官,眾人便立刻趕回來救援。領頭的丹斯先生繼續帶人追趕海盜,但是無功而返。我們一行人回到「本鮑上將旅店」,裡面已被翻得亂七八糟。

    長官丹斯先生找我問話:「你說他們拿走了錢幣?唔,你覺得他們要找的還有甚麼?更多錢幣嗎?」

    「不,我覺得不是錢。」我一邊回答,一邊拿出懷裡的油布包。「其實,我覺得他們要找的就是這東西。我是不是該把它放在安全的地方?例如利弗西醫生那邊……」

    「他確實是完美的人選。利弗西是個紳士,又是這地區的治安官。」

    丹斯先生頓了一頓,又欣然道:

    「說起來,我該去找一找他,回報皮歐的死訊。吉姆,如果你想將這東西交給他,我可以帶你一起去。」

    我點了點頭,上了由另一位稅務官策騎的馬。

    丹斯先生一聲令下,馬匹便往利弗西醫生的家出發。

    利弗西醫生的家裡沒人,傭人說他去找鄉紳吃飯了。

    馬匹續行,轉眼來到鄉紳的家,丹斯先生帶著我一起進屋求見。鄉紳就是整條村的大地主,我們的鄉紳叫屈勞尼。

    這時候,利弗西和屈勞尼正坐在圖書室裡抽煙。

    屈勞尼先生身材高大,皮膚曬得略紅,有一張粗獷的圓臉。他發現我們來了,便以莊嚴的聲音喊話:「請進,丹斯先生。」

    「晚安,丹斯。」利弗西點了點頭。「晚安,吉姆。甚麼風把你們吹來啦?」

    丹斯先生娓娓道來,兩位紳士聽得入神,完全忘記抽菸。事情交代完畢,利弗西便向我說:「吉姆,他們要找的東西在你手上,對不對?」

    「就是這個,醫生。」我把油布包裹交給利弗西。我看得出他很想打開,但還是先收入大衣的口袋。利弗西除了答應留我過夜,還叫下人送來鴿肉餡餅,讓我飽餐一頓,這才進入正題。

    「你聽過弗林特的事蹟嗎?」

    利弗西面向屈勞尼,兩人聊了起來。

    「當然聽過!他是史上最嗜血的海盜。黑鬍子跟他比起來簡直是小兒科。弗林特讓西班牙人聞風喪膽,這一點我很驕傲他是英國人。我曾在海上遠遠見過他的旗幟,那些跟我同船的懦夫直接退回西班牙港。」

    「嗯,我是在英格蘭聽過他的傳聞。重點在於,他真的那麼有錢嗎?」

    「丹斯剛才講的那些話,你也聽到了吧?那些壞蛋要的就是錢呀!他們謀財害命,除了錢還在乎甚麼?」

    「說不定很快會有答案……」利弗西說下去:「假設我口袋裡的東西,就是弗林特的藏寶地圖,你覺得會是一筆大寶藏嗎?」

    「一定十分可觀!」屈勞尼激動地說:「如果你真的有頭緒,我立刻就去布里斯托港口,弄條船來帶你和吉姆出海尋寶!」

    利弗西坐言起行,得到我的默許之後,就將油布包放在桌上,剪斷繫繩打開。

    油布裡有一本書和一個彌封的信封。

    我們先將注意力放在書上。書的頭幾頁都是潦草的字跡:「比爾‧龐斯」、「龐斯先生,老兄」、「戒掉蘭姆酒」、「他在棕櫚灣得到那東西」……還有一些毫無意義的字句。

    那東西是甚麼?我忍不住猜想。

    接下來十幾頁都是日期和數字,看起來像是賬目的記錄,持續記錄將近二十年,款額也變得越來越大。到了結尾,糾正了五至六次計算錯誤之後,終於得出一個龐大的總額,旁邊還有附註:「龐斯,他的一份。」

    「我根本看不懂呢……」利弗西說。

    屈勞尼見多識廣,看出了端倪,便向大家解釋清楚:「這本就是黑心海盜的賬簿。這些銀碼都是分贓記錄。」

    「你說得對!真有你的!」利弗西恍然大悟。

    「接下來,我們來看看另外那個信封。」屈勞尼說。

    利弗西小心翼翼打開封口,一張小島的地圖掉了出來。

    經度、緯度、海水深淺、山丘、海灣的資料鉅細靡遺,所有讓船隻安全靠岸的資訊都有詳細記錄。該島長約九里,寬約五里,形狀像條肥龍,有兩處適合停船的海灣,島中央有座山丘,標示為「望遠鏡丘」。

    地圖上有三個紅交叉,兩個在島的北部,一個在西南部。在西南部那個紅交叉的旁邊,有一行工整的字跡,寫道:「大寶藏在此。」

    同樣的字跡,亦出現在地圖的背面:

    “望遠鏡丘山肩的大樹,

    朝北北東偏北的方向走。

    “東南東偏東是骷髏島。

    “十英尺。

    “銀條藏在北面的洞穴,

    沿東面的山丘尋找,黑峭壁以南十英噚。

    “武器好找,就在北灣海角,

    東向偏北四分之一格的沙丘上。

    J. F.

    儘管我看不懂是甚麼意思,屈勞尼和利弗西卻興高采烈。

    「利弗西!」屈勞尼說:「你立刻停業。我明天就去布里斯托港口。三週內——兩週內——不,給我十天就好,就會弄到最好的船!吉姆可以跟來當船僮,而利弗西你就是船醫。由我來當總司令!海員方面,雷魯斯、喬伊斯和漢特,就是我心目中的人選。我們很快就會抵達那座小島,輕易找出藏寶的地點,然後ㄧ輩子不愁吃穿!」

    「屈勞尼,我和吉姆都跟你去。但有個人令我很擔心……」利弗西說。

    「誰?」屈勞尼好奇問起。

    「就是你。你的嘴巴總是藏不住秘密。未必只有我們知道這地圖的事……弗林特以前的手下也想染指寶藏。我們要謹慎行事,出海前都不能落單。吉姆會跟我待在一起,你帶喬伊斯和漢特先去布里斯托港口。所有人都不准提起藏寶圖的事!」

    屈勞尼聽完利弗西的話,便答應道:

    「你說得對。我一定會守口如瓶。」

    Other episod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