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

    咆哮山莊-CH11

    《咆哮山莊》
    第十一章、表姊弟

    接下來的十二年,是我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。
    我照顧小凱莤……艾德加想念亡妻,幫孩子取了一樣的名字。但我們都不叫她「凱瑟琳」,而是使用簡稱的「凱莤」。
    我們叫他凱莤,不叫他凱瑟琳。她是個漂亮的孩子,遺傳了她媽媽的外表,眼珠是黑色的,皮膚細白,面容清秀,還有一頭金黃色的鬈髮。我們看著這孩子長大,她是這棟冷清的房子裡唯一的陽光。
    凱莤的個性溫和,對人熱情和善,不像她母親那樣個性強烈,生氣的時候也不會暴跳如雷。
    她也很聰明,學甚麼都很快,而艾德加擔負起教育的責任。
    一直到凱莤十三歲,她都還沒獨自踏出過莊園一次,所以她對咆哮山莊或希斯克利夫的事一無所知。
    後來有一天,伊莎貝拉捎來一封信,說她即將離世,想跟她哥哥見最後一面,並且希望哥哥能幫她照顧兒子。
    艾德加立刻準備起程。
    在出發前,他再三叮嚀我:
    「奈莉,你一定要把凱莤顧好,千萬不要讓她跑出山莊,哪怕是由妳帶她踏出這個大門都不行。」
    現在是夏天,凱莤每天都會去外面玩耍。
    凱莤會在山莊內四處走動,或騎著她的小馬到處遊蕩,到了茶點時間都一定會回來。莊園大門上了大鎖,按道理她是出不去的。可是,這一天,她竟然沒有在茶點時間回來,我可擔心死了,便趕緊出去找她。
    「你有看到小姐嗎?」我問田裡的工人,他正在修理樹籬的破洞。
    「有,她要我砍一根木枝,來給她當作鞭子。之後她就騎著小馬,躍過那邊的矮樹籬,跑到不知哪裡去了。」
    聽到這樣的事,我焦急萬分。
    我從樹籬的破洞鑽出去,在路上來回走了好幾趟,仍然不見凱莤的行蹤。我沿著熟悉的山路尋人,路過咆哮山莊的時候,竟然遇見了凱莤的狗。我心念一動,跑到山莊的大宅門前,大聲呼叫和敲門。
    有一個僕人開門,她認出了我。
    「哦!妳是來找妳家小姐的吧!別著急,她沒事,請進。剛好主人不在家。」
    我一來到起居室,就看到凱莤和哈里頓有說有笑。哈里頓現在已經十八歲,這個身強力壯的小伙子,正在用充滿好奇的眼神看著凱莤。
    我氣沖沖走到凱莤面前,嚴詞厲色地說:
    「小姐,妳太頑皮了!在妳爸爸回家前,妳可別想再騎馬外出。」
    「喔,奈莉,我有好多事要問妳。妳以前有來過這個房子嗎?」
    「請妳戴上帽子,馬上跟我回家。」我板著臉說。
    凱莤轉過頭去,向哈里頓提出疑問:
    「這是你家主人的房子嗎?」
    哈里頓垂著頭,試著迴避凱莤的目光,咒罵了一句,便轉身離去。
    我輕聲在凱莤的耳邊說話:
    「小姐,別再問了,我們回去吧!」
    在我們要離開時,凱莤回過頭,對哈里頓說:「把我的小馬牽過來吧!快點。」她不知道自己正在跟表哥說話,竟然用使喚的口氣來催促他。不過哈里頓穿著破舊的衣衫,一副痞子相,很容易令人誤會他是下人。
    「我又不是妳的僕人,不要差遣我!」哈里頓吼道。
    凱莤始終是嬌貴的小姐,受到如此無禮的對待,當然不會吞聲忍氣。
    「你怎麼敢這樣跟我說話!你這個討厭鬼,我要跟我爸爸說。」
    這裡的管家趕緊解釋:
    「小姐,請妳對這位先生客氣一些,雖然他不是這家主人的兒子,但他可是妳的表親啊!」
    凱莤難掩驚訝的神色。
    「他是我的表親?可是我爸爸才去倫敦接我表弟,爸爸說我的表弟是紳士的兒子,而這個人……」
    她突然說不下去,哇哇的哭了起來。
    一想到和哈里頓有親戚關係,她就覺得很丟臉吧?
    「別鬧啦!小姐,每個人都有很多表兄弟姊妹的。走吧!我們回家。」我也不知道可以如何打圓場,唯有盡快帶她離開。

    在回家的路上,我要凱莤答應我,絕口不提去過咆哮山莊的事,尤其不可以讓她的爸爸知情。
    幾天後,我們收到艾德加的信。
    信上說伊莎貝拉已經去世了,先生帶著她的兒子,已在返家的路上。
    「林頓才比我小六個月呢!有他作伴陪我玩,一定很棒!」
    家裡多了一個表弟,凱莤對此感到很興奮。
    終於,艾德加帶著小林頓回來了。
    我偷偷看了小林頓一眼,他是個蒼白柔弱的男孩,而且神情憂鬱,和先生長得很像,果然就是「外甥多似舅」。
    因為長途跋涉,小林頓明顯是累壞了,想要休息。當小林頓躺在沙發的時候,凱莤一邊撫摸他的鬈髮,一邊親親他的臉蛋。
    「這麼快就這麼要好啦?」
    艾德加看著這對表姊弟很開心,有氣無力地笑了笑。
    伊莎貝拉無法回來,但她的兒子回來了。
    林頓家多了一名新成員,我本來感到很欣慰,懷著各種憧憬的美夢,但不到半天就夢碎了。

    當晚,希斯克利夫的家僕約瑟夫來訪,帶了個消息給艾德加:「希斯克利夫先生要我帶他的孩子回去。」
    艾德加沉默了一陣子,才用平靜的口氣回覆:「跟希斯克利夫先生說,他兒子已經睡著了。今天太累了,等明天他醒來,我就會送他去咆哮山莊。」
    約瑟夫不肯走。
    「主人一定要我帶孩子回去,沒有孩子我就無法交代!」
    這裡是畫眉莊園,就算約瑟夫不願意離開,艾德加叫人來幫忙,還是可以把這位不速之客推出門外。
    「哼!明天主人就會親自過來,到時看你敢不敢把他推出去!」
    約瑟夫在門外撒野。
    其實這傢伙的話也不無道理,小林頓的監護權確實在父親的手上,哪怕這個父親是個無賴。
    艾德加滿臉愁容,思慮了一會,便委託我辦事:
    「看來是無可避免的了!假如希斯克利夫親自過來,又不知會鬧出甚麼事。奈莉,明天妳就騎凱莤的小馬,早早送這孩子過去。」
    艾德加還特別叮囑,叫我隱瞞小林頓的去向,要是凱莤問起,就說這孩子的父親派人接走他了。既然小林頓要成為希斯克利夫的家人,先生自然不想凱莤和他有任何往來。
    我照著吩咐辦事,一早就帶小林頓過去咆哮山莊。
    當希斯克利夫看到他的兒子,竟發出一陣嘲弄的笑聲,嚇得小林頓渾身發抖。他叫小林頓過去,摸了摸他的頭髮。
    「你知道我是誰嗎?」希斯克利夫問。
    「我不知道。」小林頓怯聲回答。
    「你總該聽過我的事吧?」
    「沒有。」小林頓死命搖頭。
    「未聽過?你的母親太不像話了,竟然沒有好好教你,兒子要對父親尊敬!你是我的兒子!我會盡做爸爸的責任,讓你成為一個好孩子。」
    當僕人們離開,希斯克利夫肆無忌憚,對我說出他的陰謀:「奈莉,我的兒子是畫眉莊園未來的主人,我要看著我的後代,名正言順成為林頓家的主人,這是多麼令人期待的事!就因為這一點,我才會容忍這孩子。否則,我其實瞧不起他,我恨他!」
    唉。我完全無話可說。
    說到底是親生骨肉,希斯克利夫顧念兒子身體嬌弱,應該會愛護他和寬待他吧?我依然抱著這麼天真的想法。
    我已沒有甚麼理由可以留下來,於是就悄悄地溜了出去,騎上小馬,匆匆地離開咆哮山莊。
    接下來幾年,這對表姊弟就各自長大。
    男童變成了少男,女童變成了少女。

    時間來到凱莤十六歲生日的那一天。
    因為天氣很好,她央求父親准許她去荒野散步。艾德加答應了,於是我們出發,走在途經咆哮山莊的路上。
    凱莤跑在我的前面,想找草叢中的鳥巢。
    她使勁地走,我跟在她後面,累得要命。那裡的小山坡和斜坡太多了。後來,我跟丟了,不見她的身影。
    「凱莤!妳在哪裡?」
    當我再看見凱莤,她已鑽進一個山谷。我追到山谷的時候,竟看見有兩個人抓住了她,一個是希斯克利夫,另一個是哈里頓。原來希斯克利夫以為凱莤在偷獵,所以就當面訓斥她。
    「我根本就沒拿甚麼,我只是想找鳥蛋。你們是誰?」她忽然指著哈里頓,大喊出來:「咦!我想起來了,我以前見過你的。」
    哈里頓只是悶吭了一聲。
    「他是你兒子嗎?」凱莤向希斯克利夫問。
    希斯克利夫似乎認出她的身分,態度立刻有了轉變。
    「不,他不是我兒子,不過我有一個兒子,妳以前也許見過他。我就住在那邊,妳要不要過來坐坐,好好歇一歇,慢慢再回家呢?」
    我湊近凱莤的耳邊,低聲道:「小姐!無論如何妳也不能答應……」
    也不曉得希斯克利夫有沒有聽見,他向著我直眉瞪眼。
    「奈莉,閉上嘴吧!讓她看一看我們,我保證是一件美事,對她來說也是好事。哈里頓,帶這位小姐往前走吧!」
    我還來不及說話,這兩個年輕人便朝咆哮山莊跑去。
    希斯克利夫和我跟在後面,他邊走邊說他對林頓和凱莤的打算。
    「我想撮合他們兩個,讓這對表姊弟成親!我一定要促成這門婚事!」
    我看著這個男人的眼睛。
    他眼中的火焰彷彿永不熄滅。

    眾人抵達咆哮山莊的時候,林頓正在起居室裡讀書。
    他長高了,就快滿十六歲。聽說他體弱多病,現在看來好像比較健康,從他身上流露出跟希斯克利夫一樣的氣質。
    關於林頓的事,我們的口風很緊,所以凱莤一直毫不知情。
    這一次與林頓重逢,凱莤感到很開心,彼此聊了一會,才曉得他們之間是表姊弟的關係。
    「奈莉,妳竟然還不想讓我過來!我現在知道林頓住在這裡,我以後天天都要過來!我還要帶爸爸來,可以嗎,姑丈?」
    聽到凱茜這麼說,我只是搖頭嘆息。
    希斯克利夫露出假惺惺的笑容,向凱莤解釋:「妳爸爸要是知道妳來過我家,他一定不會再讓妳過來。他不喜歡我,我們吵過架。」
    「你們為甚麼吵架?」
    「他覺得我太窮了,配不上他的妹妹。」
    「那是他的不對,但這件事跟我和林頓有甚麼關係呢?那麼我不過來,讓林頓來畫眉莊園找我就好了。」凱莤說。
    「要走四哩路,太遠了!」林頓說。
    希斯克利夫望向林頓的眼神,飽含了輕蔑之意。這個所謂的父親,湊近我耳邊低聲說:「奈莉,這孩子一文不值,凱莤一定會發現的。要是哈里頓就好了,但我想凱瑟琳不會看上他的。哈里頓和我以前一樣是個僕人,他雖不識字、沒上過課,但他不是笨蛋。他在吃我吃過的苦頭。」
    回到畫眉莊園之後,凱莤非常開心。
    隔天一早,她便守不住秘密,和艾德加聊了起來,一五一十說出所有事情。艾德加欣賞女兒的坦白,但他還是不停皺眉。
    「爸,你為甚麼不讓我去找林頓?是因為你不喜歡希斯克利夫先生嗎?」
    「凱莤,這次妳一定要聽我的,希斯克利夫是個壞人,一個壞到骨子裡的無賴。他陷害他憎恨的所有人,他會毀掉他們的人生。為了妳好,我不准妳再去他那邊。」艾德加這番話說得聲色俱厲。
    凱莤很愛父親,便答應了父親的要求。
    不過,她開始偷偷寫信給林頓。他們經常書信往來,互相交換禮物。幾個月後,我在書房的抽屜裡發現了一疊信紙,始知這對男女情竇初開,最近寫的信都是情書。
    「林頓不會寫這種東西,這一定是希斯克利夫教他寫的。」
    我難免會有這樣的疑慮。
    為了阻止凱莤再和咆哮山莊那家人往來,我狠心把那些信丟進火堆。
    凱莤發現後大哭,難過了好一陣子。

    Other episod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