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

    金銀島-CH10

    金銀島
    第十章、席爾法船長

    火把的紅光照亮木屋,為我展現最恐怖的景象。海盜已佔領了木屋和物資,但更恐怖的是我沒看到我的同伴。

    屈勞尼呢?利弗西呢?船長呢?葛雷呢?他們都死了嗎?我怪自己沒有留下來跟大家同生共死。

    屋裡一共有六個海盜。

    五個人站著,醉眼惺忪,臉色漲紅。還有一個站不起來,只是用手肘撐在地上,他的頭上裹著繃帶,顯然受傷不久。

    鸚鵡坐在席爾法的肩膀上。

    席爾法看起來似乎也比之前蒼白,臉上充滿戾氣。

    「吉姆,真想不到你自己來送死呀!」

    席爾法在酒桶旁坐下,開始用煙斗裝菸草。

    「借個火,迪克。」他點燃煙絲,向自己人說:「各位,坐下吧!不必為吉姆起立,我保證他不會介意。吉姆,你今晚過來,真是為我帶來很大的驚喜。由我第一眼看到你,我就知道你是個聰明人。」

    我不想回答,挺身背牆而站,面對席爾法這種壞蛋,我努力不把絕望表現在臉上。

    席爾法吐出一口煙,繼續說:「吉姆,我一直都很喜歡你。你讓我想起年輕時的自己。我本來希望你入伙,跟大家分錢,一輩子榮華富貴。好孩子,這樣一來你非入伙不可了。斯摩烈船長和醫生都丟下你啦,你現在孤掌難鳴,唯一的選擇就是加入我這一邊。」

    太好了!他的說話暗示了我的同伴還活著,我不由得暗暗高興。另外我又想到,席爾法應該還不知道在大船上發生的事,所以他才會以為船長他們放棄我。

    席爾法凶巴巴地說:「吉姆,我不會強迫你,威脅對你未必有用。如果你願意,歡迎你加入我們。如果不願意,吉姆,歡迎你拒絕……你會有甚麼待遇,就看你的決定,我這個人最公道了。」

    這番話就是死亡威脅。

    「我要現在決定嗎?」我聲音顫抖。

    席爾法冷冷地說:「不急。你慢慢考慮。我們不催你。有你在這裡,大家都開心。」

    我鼓起勇氣,跟他談條件:「你們要我做選擇,我就要知道到底發生了甚麼事。首先,我要知道我朋友在哪裡。」

    「昨天早上,利弗西醫生舉著白旗來找我。他說:『席爾法船長,你被出賣了。船不見了。』我們跑去查看,老天,船真的開走了!醫生說:『好了,我們來談談。』」

    當席爾法說話的時候,我默不作聲。

    「我跟醫生的談判有了結果,物資、白蘭地、木屋、木柴……總之這裡的東西全都歸我們。醫生他們離開了,我也不知道他們去了哪裡。對了,醫生有說過你失蹤的事,他說早就受夠了你,所以想丟下你不理。」

    「就這樣?我現在是不是要做出選擇?」我問。

    「你現在就要做出選擇。」席爾法嚴詞厲色。

    我激動不已,向席爾法攤牌:「我不是笨蛋,我明白我的處境。但我不在乎,因為遇上你之後,我已經見識太多死亡。不過我有些事要告訴你……首先,你們的船沒了、寶藏沒了、人手也沒了……你們的整個計畫泡湯了,你知道為甚麼嗎?因為我!」

    席爾法怔怔地瞪著我。

    我頓了一頓,又說:「我曾躲在蘋果桶裡,偷聽到你、迪克和伊斯梅討論陰謀,當晚我立刻向船長他們報告。至於大船,割斷錨繩的人是我,我也幹掉了你們在船上的人,把船開到你永遠找不到的地方。我不怕你呀!你殺了我根本毫無好處。但如果你們放過我,我會既往不咎,來日你們接受審判時,我會盡可能幫你們說好話。」

    所有人目瞪口呆看著我。

    我喘了一口大氣,又繼續說:「席爾法先生,我相信你是這裡最好的人。如果我死了,希望你能轉告醫生我是怎麼面對死亡的。」

    「我會記得。」席爾法的語氣耐人尋味,我聽不出他是在嘲笑我的要求,還是欣賞我的勇氣。

    「動手吧!」老海盜摩根跳起身來,拔出匕首。

    「住手!」席爾法吼道:「摩根,你是船長嗎?跟我作對的話,你是想在橫桅上吊死,還是被扔去餵魚?」

    摩根停手了,而其他人開始交頭接耳。

    「湯姆是對的。」一人說道。

    「我已經受夠了!」另一人附和道:「席爾法,我寧願死也不要再受你擺布了。」

    席爾法拿著煙斗,吼道:「你們想造反嗎?有種就動手!你們知道規矩的,我都準備好了。有種的人就拔刀,我保證在煙斗熄滅前幹掉你。」

    沒人敢動。沒人吭聲。

    「你們就是這種窩囊貨色,是吧?」席爾法說著,又把煙斗放回嘴裡。「裝腔作勢,沒半點用處。你們不敢像個海盜一樣動手,那就給我乖乖聽話!我喜歡這個孩子,他比你們都有種多了。聽著,我會讓吉姆活著的,你們都不准對他出手!」

    席爾法雙手抱胸,靠牆而立,目光相當銳利。

    其他人聚集在對面,竊竊私語,三不五時抬起頭來。他們不是在看我,而是看著席爾法。

    「有話就說吧!」席爾法啐了啐道。

    有人站了出來,朝席爾法敬了個禮。

    「請見諒,船長。我們這些當船員的,也知道我們的權利。到這一刻我還是當你是船長,但我們要行使我們的權利,出去外面開會。」

    這個人出門之後,其他人也一個接著一個敬禮出門。

    最後,只剩我跟席爾法留在屋內。

    席爾法放下煙斗,對我低聲說話:「吉姆,我告訴你,死並不可怕,可怕的是折磨。他們會把我拉下台。但你要記住,我可是跟你站在同一陣線,剛剛我幫你說話了,對不對?現在我的處境有點不妙,說不定會被絞死……剛剛我挺你了,現在你也會挺我吧?你是我最後的王牌,我也是你的救星。大家彼此同舟共濟,你說好不好?」

    我終於弄懂了他的意圖。

    「你是認輸了的意思嗎?」我問。

    「船沒了,腦袋也快要不保,我還可以不認輸嗎?事情就是這麼簡單。我一發現海灣的船不見了……我就知道完蛋了。外面那群傢伙都是蠢蛋,我會盡力說服他們饒你一命。吉姆,你也要想辦法保我一命呀!」

    「我會盡力而為。」我說。

    「那就這麼說定了!不准反悔!」席爾法倒了一杯白蘭地給我,但我拒絕這一番好意。

    「話說回來,吉姆,醫生為甚麼要把藏寶圖給我?」席爾法忽然問起。

    甚麼?我啞口無言。

    席爾法一看到我驚訝的表情,就知道不必再問下去。

    「好吧,醫生把藏寶圖給我了,這背後肯定有甚麼原因。吉姆,但我實在想不通……」

    為了定一定驚,席爾法喝了一口白蘭地。

    外面的海盜開完會回來,全部擠在門口,推派一個代表上前,交給席爾法一樣東西。

    那東西是「黑券」,我知道即是下追殺令的意思。

    「黑券!果然是黑券!哈哈哈!」席爾法大笑著說:「這張紙你們是怎麼弄到手的?哎呀!哪個笨蛋想到去撕《聖經》?好不吉利呀!」

    摩根向夥伴道:「我就說嘛!撕《聖經》真的很不好!」

    「這是誰的《聖經》?」席爾法問。

    「迪克的。」一人回答。

    「那迪克要好好禱告了。」席爾法嘲諷道。

    那個黃眼睛的海盜插嘴:「席爾法,你閉嘴!大家按海盜規矩給你發黑券,你就快點翻去後面,看看後面寫甚麼吧!」

    席爾法看了一看,便不屑地說:「謝謝,喬治。我還以為寫了甚麼,原來是『革職』兩個字啊?喬治,這是你寫的嗎?你向來公事公辦,就由你來當下一任船長好不好?哎呀,可以借一借火把給我嗎?我的煙斗又熄了。」

    喬治怒道:「夠了!規矩就是規矩。你完蛋了……你故意搞砸整個計畫,又放走了利弗西他們,明明我們的想法是去追殺他們……今晚,你又幫這個小孩子說話。哼,我們看穿你了,席爾法,你是不是和他們勾結了,所以故意放水?」

    「沒了嗎?」席爾法冷冷問道。

    「就這樣。我們都被你害慘了。」喬治深深不忿。

    席爾法平心靜氣,說道:「我就逐點反駁你。你說我搞砸了整個計畫?好了,你們都知道的,如果按照我原先的計畫,這一刻我們已經回到伊斯帕紐拉號,坐擁大筆寶藏。結果是誰搞砸了我的計畫?是安德生、漢德斯、還有喬治你呀!是你們不小心讓船長他們逃下船的!」

    從喬治和其他人的表情看來,這些話並不是虛言。

    席爾法擦了擦汗,繼續慷慨陳詞:「先說吉姆的事,這孩子難道不是人質嗎?既然有人質在手,我們為甚麼要浪費!白白殺掉他?我才不像你們弱智!」

    「那你為甚麼不殺光他們就好?」摩根插嘴。

    「嘿!你們真是笨得無藥可救。就是因為那個醫生還有利用價值!難道你們不需要他來看病嗎?喬治,你深受瘧疾之苦,眼睛才這麼黃,所以是誰治好你的?至於你懷疑我和他們談判,就是暗中跟他們勾結……喂,是誰叫我去跟他們談條件的?還不是你們跪下來求我去的?不談的話,你們都餓死了!」

    接著席爾法把地圖往地上一丟,我一眼就認出那是真的藏寶圖。

    我想不通利弗西醫生交出地圖的用意,哪怕是在場任何一個人都看不透這件事。他們撲向藏寶圖,大聲歡呼,好像寶藏已經到手了一樣。

    喬治說:「真是弗林特的藏寶圖!但我們沒船,要怎麼把寶藏運走?」

    突然,席爾法跳起來,單手撐著牆吆喝:「喬治,我警告你,你再說一句廢話,我就跟你決鬥!怎麼運走寶藏?我哪知道!就是因為你疏忽,所以才弄丟了船的!嘿,你們這班廢物一事無成,我卻把藏寶圖拿到手,到底是誰高明?現在我要辭職了!你們再選一個船長吧!我不幹了!」

    「席爾法!」他們喊道:「我們要你繼續當船長!」

    「這樣就算數了嗎?」席爾法大聲問:「那就這麼決定了。喬治,你真幸運,幸好我不是記仇的人。那黑券的事呢?」

    「就送給吉姆吧!」迪克回答。

    席爾法真的把「黑券」丟給我,那是一張圓形的紙片,其中一面被塗成了黑色,另一面印著《聖經》的經文。

    當晚的衝突就這麼結束了。

    大家喝了一輪酒,然後躺下睡覺。

    席爾法給喬治的處罰就是到外面守夜站崗。

    我久久不能成眠。一個曾經想殺我的人,如今竟然就睡在旁邊鼾聲大作,我又哪有可能睡得好呢?

    Other episod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