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

    金銀島-CH11

    金銀島
    第十一章、尋寶

    第二天早上,所有人都被樹林裡的叫聲喚醒:「喂!木屋裡的人聽到嗎?我是利弗西醫生,我來啦!」

    真是利弗西醫生的聲音。

    我很高興見到他本人,但心情又有點複雜。

    「醫生,早安啊!」席爾法拄著拐杖走到門外,笑呵呵地說:「你的病人情況都不錯。我們有個驚喜給你,吉姆在我們這裡!」

    利弗西在一段距離外停下腳步,遲疑片刻,然後繼續前進。他來到席爾法的面前說:「好了,先辦正事。來看看那些病人吧。」

    利弗西進屋看診,置身在這群兇神惡煞的海盜當中,他卻好像面對英國家庭的鄉民一樣,喋喋不休聊得愉快。他的態度影響了海盜,所有病人都乖乖給他診治,彷彿一切如昔,船醫與忠心的水手和睦共處。

    「哈,我現在就像個獄醫。」利弗西自嘲地說。

    這群惡徒面面相覷,都是吞聲忍氣的模樣。

    當利弗西完成工作,便瞄著我這邊說:「好了,今天看診完畢。現在我想跟那個孩子私下談談。」

    喬治大叫:「不行!」

    席爾法一掌拍在木桶上。

    「閉嘴!」席爾法環顧著眾人大喊,向利弗西說話:「我知道你心疼那個孩子,大家又欠了你的恩惠……但我們怕他會跟你逃跑。這樣好了,我想到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,就是請吉姆發誓。嗨,吉姆,如果你是個男人的話,你能保證會回來吧?」

    「我保證會回來!」我點頭答應。

    席爾法向利弗西說:「醫生,你先出去柵欄外面,我再帶吉姆去找你。你們就隔著柵欄聊天,好不好?」

    當利弗西一走出外面,喬治和摩根等人的怒火就爆開了,紛紛指責席爾法想吃兩家飯。是的,這確實是席爾法真正的想法,但他花言巧語一番,又成功哄倒了這一群笨蛋。

    席爾法不顧眾人抗議,帶我去柵欄前找利弗西。

    「醫生,我救了吉姆的命,還因此差點被我的手下革職。醫生,將來有需要的話,你應該會幫我說幾句好話吧?請記住,現在我跟吉姆已經是命運共同體。醫生,你是個仁慈和公道的人,我對你是滿懷期望的……」

    「席爾法,你不會是怕了吧?」利弗西醫生問。

    「我不是懦夫。」席爾法誠懇得好像變了另一個人。「但我有點害怕絞刑台。醫生,你是個講信用的好人!你不會忘記我做的好事,當然也不會忘記我做的壞事。總之,我現在讓你跟吉姆單獨聊天,別忘了這是我的功勞……」

    席爾法一說完,便後退到聽不見我們說話的地方。

    木屋那一頭的惡徒只顧著生火做早餐。

    利弗西難過地責怪我:「吉姆,如今你是自食其果。你在斯摩烈船長受重傷的時候跑出去,這樣做是很不應該的。」

    我忍不住哭了。「醫生,別怪我,我已經很自責了。要不是席爾法救我,我現在已經死了。我不怕死,但我怕他們折磨我……」

    利弗西打斷我的話:「跳過來!我們現在逃跑。」

    「醫生,我保證過會回去的。」我隔著柵欄說話。

    「我知道,但現在管不了那麼多了。一切後果我來承擔!我不能丟下你不管。跳過來,我們一起逃命吧!」

    「不。」我堅決拒絕。「你很清楚你自己也不會這麼做,鄉紳和船長都很重視承諾。席爾法信任我,我許下承諾,就要回去。但是,醫生,我還有很重要的話要說……船是我開走的,就停在北灣。如果他們折磨我,我說不定會透露船的下落。」

    利弗西一臉驚訝地看著我。

    我把昨天的經歷說了一遍,他悶不作聲地聽著。

    「這是命運!吉姆,你揭發了海盜的陰謀,你找到了班‧庚……每一步走下來,都是你救了我們的命。你以為我們會棄你不顧嗎?」說到這裡,利弗西望向另一邊,大聲喊叫:「席爾法!我有忠告要給你!」

    等到席爾法走近,利弗西才說:「不要急著去挖寶藏。盡量拖延時間。」

    席爾法說:「請見諒,我應該勸阻不了我的夥伴。要救我和吉姆的命,唯一的辦法就是去挖寶藏。」

    利弗西想了一想,只好提出另一個建議:「如果是這樣的話,當你一找到寶藏,就要對尖銳的聲音提高警覺。」

    席爾法一臉不解。「這樣講太隱晦了!你們到底為甚麼放棄木屋,又為甚麼給我藏寶圖……我都毫不知情。你對我隱瞞了太多事!」

    利弗西若有所思,卻還是沒有吐露真相。

    「那不光是我的秘密,我沒辦法告訴你。可以告訴你的事,我都盡量告訴你了。總之,請你看緊吉姆。如果我們能活下來,只要不是作偽證的話,我保證會幫你講好話。」

    利弗西隔著柵欄跟我握手,向席爾法點頭,然後步入樹林。

    回去木屋之後,我們飽餐一頓。

    席爾法比我所想的更加詭詐,他向著眾人撒謊:「兄弟們,我剛剛打探到秘密了!原來他們很清楚大船的位置,只要我們找到寶藏,我們一定有辦法逼問出來!」

    眾人被興奮沖昏頭,只有我暗自在擔憂。

    鏟子、十字鎬、手槍、彎刀……這些髒兮兮的水手揹上裝備,就興高采烈出發去尋寶。

    席爾法用一條繩索綁住我的腰,牽著我走。

    不久,我們來到溪邊,登上快艇,到達之前下錨的水域,然後開始研究藏寶圖。

    紅交叉在地圖上的範圍太大,沒有標示出詳細的地點,背面的註記又模稜兩可。

    “望遠鏡丘山肩的大樹,

    朝北北東偏北的方向走。

    “東南東偏東是骷髏島。

    “十英尺。

    我重讀註記一次,心中有了主意:

    「首先我們要去找一棵很高的大樹。」

    眼前有座兩三百呎高的高地,北側連接望遠鏡丘的南肩坡道,南側則通往後桅丘。高地上長滿高度不一的松樹,其中有好幾棵樹稍為突出,比其他樹高了四十至五十呎。

    究竟哪棵是弗林特船長所指的大樹?我們得實地走訪才知道。

    眾人跋山涉水,我和席爾法走在隊伍的中間。

    在高地上走了一段路,最左側的人突然大叫。我們連忙趕過去,竟看到意想不到的景象——

    一棵大松樹的下面,竟有一具纏滿蔓草的骷髏,依稀可見破爛的衣衫。

    在場的所有人都不寒而慄。

    「是個水手。」喬治一邊說話,一邊上前檢視。「我看得出這是布料很好的水手服。」

    席爾法搭話:「看來就是這樣,總不可能有主教死在這裡。但骸骨怎麼會躺成那種姿勢?看上去很不自然呀。」

    骷髏躺得直挺挺的,腳掌指向一個方向,雙手高舉過頭,卻指向了反方向。

    席爾法說:「我好像懂了。這副骷髏代表一個羅盤。雙手指著的方向,應該就是骷髏島……我們測量一下吧!」

    根據測量結果,骷髏果然直指骷髏島,方位是東南東偏東,就跟註記的描述一模一樣。

    「我猜得沒錯!」席爾法叫道:「這副骷髏在指路。弗林特讓我發毛……這是他開的玩笑嗎?他在島上殺了六個人,然後把這傢伙扛來這裡當成指標!高個子、黃頭髮……是了,他是阿拉戴斯。摩根,你記得阿拉戴斯嗎?」

    摩根回答:「記得,他欠我錢呢!最後還拿我的匕首上岸。」

    另一人插嘴:「說到匕首,他的匕首為甚麼不在這裡?我所認識的弗林特船長,他絕不會搜刮死人的物品啊……」

    喬治說:「這裡甚麼都沒有。太詭異了。」

    席爾法表示同意,又說:「很不尋常。再說也沒用,人都死了,不會動了。我們不要徒增煩惱,快去找寶藏吧!」

    就這樣,我們繼續前進,不過海盜不再分散行走,也不再大呼小叫。剛剛看見的骷髏,都在海盜的心中蒙上了陰影。

    在熾熱的大白天,我們爬上坡頂,累得坐下休息。

    由這裡,可以俯覽東南方的水域,也望得見骷髏島。

    席爾法又取出羅盤,開始比對方位,喃喃道:「往骷髏島的方向有三棵『大樹』。我認為,『望遠鏡山肩』是指那邊地勢較低的位置。有了這些線索,就連小朋友都可以輕鬆找出寶藏啦!我們先吃飽再出發吧!」

    「我不餓……我一想起弗林特,就沒有胃口了。」摩根低聲道。

    「弗林特已經死了。還有甚麼好怕?」席爾法說。

    「他是個真正邪惡的惡魔!我想起他鐵青的臉!」某海盜一邊說一邊發抖,似乎想起了不堪回首的往事。

    突然間,我們前方的樹林裡,竟傳來熟悉的旋律和歌詞:

    「十五個漢子扒箱子,死人的箱子藏秘寶,

    唷呵呵唷呵呵,給我來瓶蘭姆酒!」

    眾海盜嚇得面無血色。

    有些人跳起身來,有些人互相緊抱,摩根甚至整個人趴在地上。

    「是弗林特!哇——」喬治驚叫。

    歌聲唱到一半,戛然而止,彷彿有人突然捂住歌唱者的嘴巴。我覺得歌聲挺悅耳的,但我身邊的人都不這麼認為。

    「這樣下去不行。」席爾法面青脣白,結結巴巴地說:「準……準備出發吧!我肯定是有人在惡作劇。」

    剛剛的聲音再度出現,這一次不是唱歌,而是鬼氣森森的呼喚:

    「達比‧麥葛羅!達比‧麥葛羅!拿蘭姆酒來給我,達比!」

    眾海盜僵在原地,神色驚恐至極。

    「真的有鬼!我們快回頭吧!」一個海盜喘著氣說。

    「那是他臨行前說的話!」摩根嗚咽起來。「在船上的最後一句話!」

    迪克拿出聖經,喃喃禱告。他是個家教很好的基督徒,可惜出海結識了壞朋友,結果就誤入歧途。

    我聽見席爾法牙齒打顫,但他還是不肯放棄。

    「這座島上沒人聽說過達比,除了我們這幾個人。」席爾法奮力提高聲音量,鼓舞大家:「各位兄弟!我是來挖寶藏的!不管是人是鬼都無法阻止我。弗林特生前我都不怕他,他變成鬼我也不會怕他!再走四分之一里左右,就可以找到七十萬鎊的寶藏。巨富就在眼前,我們還要怕一個死掉的海盜嗎?」

    「別說了,席爾法!不要挑釁亡靈。」喬治說。

    其他人都嚇到不敢出聲。如果他們不是腿軟,肯定早就跑了。

    「亡靈?真的嗎?」席爾法說下去:「但我想不透一點。剛剛的叫聲有回音。鬼魂沒有影子,鬼叫為甚麼會有回音?這可不合常理,對不對?」

    我覺得這個論點很沒說服力。但是,迷信的人都會信以為真……我很驚訝地看著喬治鬆了口氣。

    「一點也沒錯。」喬治表示贊同。「席爾法,還是你的頭腦最清醒。最初聽見那聲音,確實是有點像弗林特,但還是有點差異,我現在覺得更像是其他人的聲音……」

    「我想起來了!班‧庚!」席爾法吼道。

    「對對對!」摩根跳起身,大喊道:「就是班‧庚!」

    「這樣有甚麼差別?」迪克接著問:「弗林特是鬼,班‧庚也一樣是鬼啊!」

    喬治覺得可笑,不屑地說:「誰會怕班‧庚那個傻子啊?不管他是死是活,都沒人會怕他。」

    眾人士氣大振,扛起裝備,繼續前進。

    喬治帶著席爾法的羅盤走在最前面。他剛剛說得沒錯,不論是死是活,班‧庚這個人一點都不可怕。

    我們路過兩棵大樹,但都不是我們要找的樹。

    第三棵大樹幾乎比四周的林頂高出兩百呎,樹幹跟一間小木屋差不多粗。不過,我的夥伴並不關心這棵樹有多高大。他們關心的只是埋在樹下的七十萬鎊寶藏。

    貪念吞噬了他們之前的恐懼。他們目光灼熱,步伐輕快,幻想自己一輩子揮霍無度的願景。

    席爾法加快步伐,三不五時拉扯綁住我的繩子,兇巴巴地轉頭瞪著我。

    眼見金銀財寶就要到手前,一切都無關緊要——他的承諾、醫生的警告都變成了過去式。毫無疑問,他打算在佔有寶藏之後,就要奪走伊斯帕紐拉號,割斷我們這些好人的喉嚨,然後背負罪惡和財富遠走高飛。

    「來呀!各位兄弟,一起上呀!」喬治喊道,所有人發足狂奔。

    我想起弗林特曾在這片樹林殺死六個「兄弟」,現在寧靜無比的樹林,當年一定迴蕩著慘叫聲。

    跑不了多遠,突然間,眾人於十碼外停下腳步,發出深受打擊般的驚呼聲。席爾法加快腳步,拄著拐杖前進,很快我們兩個也呆呆站著,喉頭裡卻發不出半點聲音。

    我們面前有個大坑,看來不是最近挖的,因為底部已經長出雜草。坑裡有一把斷成兩截的十字鎬,還散落著幾個空箱。其中一個木箱上烙著「海象號」的船名——人人皆知這是弗林特的船。

    事實擺在眼前。寶藏被挖走了。

    七十萬鎊落空了!

    Other episod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