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

    金銀島-CH12

    金銀島
    第十二章、歸航

    藏寶箱空空如也,在場的六個男人都深受打擊。

    席爾法最快清醒過來,竭力克制住情緒,立刻改變了他的計畫。

    「吉姆,拿好這個,提高警覺。」

    席爾法遞給我一把雙管手槍。

    他開始牽著我往北移動,來到土坑的另一邊。他轉身看我,點了點頭,暗示現在是危急關頭。我忍不住低聲自語:「所以你又有甚麼鬼主意?這次要幫我還是害我?」

    就在此時,其他人已經大吼大叫,跳入坑裡,開始徒手挖土。摩根找到一枚兩基尼金幣,交到別人手裡傳來傳去。

    喬治向著席爾法大吼:「兩基尼!少得可憐!你說的七十萬鎊呢?」

    「繼續挖呀!」席爾法冷冷說道:「說不定會挖到山核桃。」

    「山核桃!」喬治叫道:「大家聽到了嗎?他一定早就知道了!」

    「噢,喬治,你又想當船長了?你太急了,真的。」

    席爾法就像在故意挑釁,這一回所有人都站在喬治那邊。他們開始爬出大坑,不過全都爬到我們的對面。

    我們展開對峙。一邊兩人,一邊五人,隔著大坑敵視。

    沒人膽敢搶先出手。席爾法完全不動,他瞪著他們,一如往常般的冷靜,眼神有懾人的氣魄。

    最後,喬治開口慫恿:「各位兄弟,他們只有兩個人,一個是把我們害到這個地步的瘸子,一個是我恨得要挖出心臟的小鬼。現在,我們——」

    砰!砰!砰!

    三聲尖銳的槍響穿越樹林而來。

    喬治一頭摔入坑內。滿頭繃帶的傢伙原地轉圈,像個陀螺般倒地身亡。剩下的三人轉身落荒而逃。

    到底發生了甚麼事?我還沒反應過來,席爾法已經朝土坑裡的喬治補了兩槍。

    可憐的喬治翻了翻眼皮,死不瞑目地瞪著席爾法。

    「喬治,就是我解決你的。」席爾法咬牙道。

    利弗西、葛雷和班來到我們身邊,手裡拿著冒煙的火槍,原來剛剛就是他們開了那三槍。

    「快追!」利弗西喊道:「我們要趕在他們之前登上快艇。」

    我們快步前進,衝過密密麻麻的草叢。席爾法撐著拐杖追著我們,喘得上氣不接下氣,足足落後我們三十碼。

    「醫生!你看!不用這麼急啦!」席爾法大喊。

    確實不用急。我們遠遠看見,那三個倖存的海盜迷路了,在往後桅丘的方向奔跑。

    我們一行人慢慢下山,邊走邊聊。

    原來班獨居小島的期間,早就找到了骷髏和寶藏(坑裡的十字鎬就是他留下的)。他徒步將寶藏運往東北方的山洞,分了幾趟才完成。

    原來利弗西當天走入樹林,就是去跟班見面。利弗西套話問出了這些秘密之後,回來就發現大船消失不見。他心生一計,立刻去找席爾法,把已經沒用的藏寶圖給他,騙他們過去木寨聚居。調虎離山之後,他們搬到班的山洞去住,一方面避免感染瘧疾,一方面又可以看守寶藏。

    今天早上利弗西跟我見面,一離開柵欄,就立刻趕回山洞,帶著葛雷和班奔向埋寶的地點。班的腳程較快,獨自先走一步,在樹林中裝神弄鬼,幫夥伴爭取到布置埋伏的時間,就這樣救了我和席爾法。

    「幸好我和吉姆結盟了。」席爾法揑了一把冷汗。

    來到停靠快艇的地方,利弗西摧毀了其中一艘,然後我們乘搭另一艘快艇繞向北灣。

    伊斯帕紐拉號已經在漲潮時漂離海灘,幸虧當天風不大,海流沒有沖走大船,不然我們絕對找不到它。

    商量之後,我們划船回去班居住的山洞,而葛雷一個人留在伊斯帕紐拉號那邊,待在船上守夜。

    屈勞尼在洞外迎接我們。他沒有提及我擅離職守的事,既不責怪也不褒獎。對著席爾法,屈勞尼板著臉說:「席爾法,你是個大壞蛋!他們勸我不要起訴你。好吧!我不會起訴。但是死掉的人都算在你的帳上,成為你一輩子沉重的罪疚。」

    「感激不盡。」席爾法敬禮。

    當我們進入山洞,就見到了斯摩烈船長。在一片火光映射之中,我也看到了遠處角落那堆金燦燦的財寶。人為財死!就是因為這堆財寶,我們船上總共死了十七條人命,這筆帳還未算上死在弗林特手上的亡魂。

    斯摩烈船長向我說:「吉姆,你是個好孩子,但我不想再跟你一起出海,因為你不會是個好海員……哼,席爾法?你來這裡做甚麼?」

    「重返崗位,船長。」席爾法說。

    「哦!」船長只應了一句。他沒再多說甚麼。

    當晚,我跟夥伴們享受了一頓大餐,班提供的醃羊肉搭配船上的紅酒。人世間最快樂的時光莫過於此。席爾法坐在我們後面,吃得很起勁,有時還會跟我們一起發笑,就像出航時那個彬彬有禮的廚師。

    第二天,我們開始把寶藏搬上船。

    我們不太擔心島上剩下的三個海盜。沒了快艇,他們只能走路過來,只要在山丘上派一個人站哨,就足以預防他們偷襲。

    忙到第三天的晚上,我跟利弗西在山丘上散步,突然聽見下方的黑暗中隱約傳來歌聲。

    「是那三個傢伙。」利弗西說。

    「他們全都喝醉了吧?」席爾法插嘴,原來他來到了我們身後。這傢伙的臉皮真的厚如城牆,儘管大家對他不理不睬,他還是對我們大獻殷勤。

    利弗西大發慈心地說:「如果他們因為染上熱病而發瘋亂語,我就要離開營地去救治他們。」

    席爾法搖著頭說:「請見諒,先生。如果你做出這樣的傻事,我保證你會隨時喪命。那些傢伙全部言而無信,他們不像你這麼講信用。」

    「是的……」利弗西沒好氣地說:「你最講信用,我們知道。」

    那是我們最後一次聽見那三個海盜的聲音。

    我們開會商量,決議把他們留在島上。我們打包了一些生活物資,還有食物和工具,統統留給他們。

    終於,我們揚起旗幟,啟航回家。

    我們前往最近的港口,必須在那裡招募新的船員,才能繼續順利遠航。

    當我們上岸辦完事回來,發現甲板上只剩下班一個人,原來席爾法溜跑了。班睜眼看著他登上小船離開,宣稱這麼做是為了救我們,因為繼續跟那個獨腳海盜共處一船的話,真不知他會做出甚麼壞事。

    席爾法偷了一袋錢跑路,大約是三百基尼,不算很多錢。

    沒想到這麼簡單就擺脫了他,其實我們都很高興。

    之後,我們僱用了新的船員,順利返回布里斯托。當初一同出海的船員,結果只剩五個人可以回程。

    我們全都分到一大筆財寶,各自花掉各自的錢。

    斯摩烈船長退休了。葛雷結婚生子,買了一艘非常好的大船。班在短短三週之內,就把錢給花完或輸光,淪落到街上行乞。後來他在鄉間當了看更,至今活得好好的。

    我們再也沒聽到席爾法的消息。

    但我敢說,這個獨腳海盜會找到他的老婆,跟他的鸚鵡「弗林特船長」一起安度晚年。

    希望如此。因為他將來下了地獄多半不會好受。

    根據藏寶圖,銀條和值錢的武器還在島上,就是另外兩個打交叉的地點。就讓剩下的寶藏永遠埋在藏寶處吧!我絕對不會再去那座天殺的島。

    我最可怕的噩夢就是聽見金銀島海岸的驚濤聲,或在驚醒之前聽見鸚鵡的刺耳叫聲——

    「西班牙銀幣!西班牙銀幣!」

    The End.(全書完)

    Other episodes